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Gamquick】不要随便做好人啊!(甜,一发完)

故事背景:

Remy离开了酒吧加入了X战警,但后来因为和Scott等人产生一些矛盾离开了泽维尔,返回了他原来混迹的地方。

正文:

     灯光昏暗的酒吧里,演奏着每天都是同一个旋律的爵士乐,服务生Tristan熟练地用抹布擦拭着手里的玻璃高脚杯。

“喝点儿什么?”他看了看穿着棕色皮夹克坐在吧台前的男人问道。

男人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牌,让其在指间快速翻转着,自己漫不经意地盯着酒柜上挂着的菜单木牌看了半天。最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某一处,指尖轻轻一挥,“咔嗒”一声,纸牌直直插入了木牌里。

“啧,还是老样子。”服务生盯着破裂的木牌皱了皱眉,却眼带笑意。他放下手中的抹布和玻璃杯朝酒柜走去,玻璃和酒瓶碰撞发出叮咚的声音。“你消失这半年,大家伙都很想你。”

“哈,是吗?”男人挑了挑眉,转身朝人群围绕的赌桌走去,两只手在身前娴熟地拨弄着一副扑克牌。“Well,我回来了。”

赌桌上,正专注于牌局的Derrick抬起头来,对上男人戏谑的目光。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来者,惊呼道:“见鬼,Remy Lebeau?你居然回来了?”

闻声,众人朝Remy齐齐望去,并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两个男人最终用力地抱在了一起,拍着对方的肩膀。

“好久不见。”

“呵,我还以为你会和你们那些人永远待在一起。”

“我也以为。”Remy的眼里闪过一丝伤感,但转瞬即逝,打趣着道:“或许这样的寻欢作乐更适合我吧。”

Derrick大笑,“英雄的日子过累了是吗?”

“Maybe.”男人耸耸肩。

“喂,还玩不玩了?”牌桌另一端的男人有些不满地打断他们的对话。

Remy和Derrick默契地对视一眼,“21点,你上?”“稳。”

牌桌对面的男人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新的一局开始。

“Hit(拿牌)!”

第一张是暗牌。

Remy翻开发到的牌,一个A,运气真好,他毫不掩饰地笑了一下。

对面男人也满意地看着手中的牌露出挑衅的笑容,看起来刚刚拿到的牌点数应该不低。

“Hit!”“Hit.”

两人再次加牌。

第二张是明牌,Remy拿到的是4,对方拿到的是7。Remy面无表情,唇角依然微扬,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对面男人看看他,又看看手中的牌,似乎开始有些犹豫不定。显然他的牌很可能处于一个尴尬的数字,加牌容易爆,不加则赢的几率很小。

现在就是打心理战的时候了。

“DOUBLE(双倍下注)”

Remy盯着对面的男人,淡淡道。果不其然,对手顿时就慌了。

Remy是庄家,要牌则意味着他的点数低于17点,具体是多少很难说。双倍下注就只能再拿最后一张牌,那么他现有的点数很可能在10之上。

实际上对方根本想不到,他拿到的是A,可以计作11,也可以计作1。

对手作为闲家,即使超过17点也可以要牌,他却迟迟不敢要,说明他的点数很可能就在庄家的上限,16或者17。如果Remy拿到的第三张牌在1到5,他就很可能赢。

Remy翻起第三张牌,是1。A记作11,他现在手中有16点。很悬,但他气定神闲地把玩着手中的明牌,让人看不透地微笑着。

对面的男人捏着手中的牌,仍然在纠结着,周围的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嘿,加牌啊哥们!”

“你到底还玩不玩了?”

Remy的明牌有8,不能再加牌,也没有爆牌。可他一副赢定了的样子,说明他的点数一定很高,但不到21,很可能有18或19。实际上根本没有。

男人咬咬牙,他拿到的第一张暗牌是花牌(计作10),第二张是7,凭他现在的点数17,停牌估计也会输,只能赌一把了。

“Hit!”他再次喊道。

第三张牌送到男人手上,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丧气地垂下头。第三张牌是5。

“22点,Bust.(爆牌)”Derrick看了他一眼,有些同情地说道。

Remy凭借16点赢了这一局。

“再来一局。”男人又掏出了一沓筹码,拍桌子嚷道。

二十分钟后,Remy手中的筹码已经有一小堆了,男人终于死心地不玩了,因为他所有的筹码都被赢走了。

“Who are you?”男人临走之前,问出了周围人都正在好奇的一个问题。

Remy没有回答,只是悠闲地倚在座椅上,将一个美女环在身侧。他随手将一张牌抛起。牌在半空中突然炸开,火花四射,人群发出惊呼声。

“上帝啊!这不是当初那个…?”

“是他!Gambit.”终于有人认出了他,大喊道,“当年的牌皇,那个变种人!”人群开始鼓起了掌。

这对Remy来说,是一场精彩的豪赌,也是一次华丽的回归。

不远处,一个红发女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神情流露出一丝兴奋。

Remy回到吧台时,那个红发女人主动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窈窕婀娜的身姿在紧身短裙的包裹下一览无余。

“回归的英雄?”

“不知道你在说谁,但肯定不是我。”Remy摇了摇杯中的MARTINI,轻笑一声,微微压低嗓音道:“我想某位迷人的小姐一定舍不得看我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吧…”

“Aurora.”女人伸出一只纤细的手。

“Remy.”男人接过她的手,轻吻了一下手背。

“你离开这里后,去了哪里?”Aurora优雅地坐在他身旁的位置上,很自然地问道。

Remy有些讶异,但还是微笑着回答道:“一个我曾经以为是天堂的地方。”

“曾经?那么现在呢?”

“我不知道…”他看着Aurora不知有意无意微微附身露出的洁白胸脯,握着高脚杯的手攥紧。“我喜欢将一切比作天堂,比方说…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他伸手覆上她搭在吧台上的手。

“所谓的天堂,难道会比此时更好吗?”Aurora轻笑着,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把酒杯放在一旁,然后慵懒地把另一只手也搭在男人的腿上,轻轻摩挲着。

Remy有些意乱情迷地朝她贴近,然而就在他俯身准备要吻上Aurora之时,手机铃突然作响。

“Fuck…”他暗骂一声,放开Aurora的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是Scott的来电,来电显示的备注名是队长。

偏偏这种时候打电话来…Remy的手指在挂断键上悬停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按下去。说不定是来道歉的呢…

“Sorry,这个电话很重要。”他歉意地看了看Aurora。

“没关系,去吧。”Aurora挤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容,目送着男人离去。然后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嘿,猜猜我在干嘛?”

“ma sa ji?”

“不是。”

“喝酒?”

“差不多吧。”

“死丫头,肯定又在钓男人!”

“你懂什么,我这次可是碰到个大金主,号称牌皇诶!”

酒吧里,一个穿着卫衣,帽子倒扣的年轻男孩不知何时坐在了她旁边,并且在她说完刚刚几句话的瞬间为自己弄来了一杯酒和一包薯片。

Aurora继续讲着电话,“你就等着瞧吧!等我把他那笔钱弄到手后,咱们就可以去苏黎世玩上几个月了。”

“……”

“哈?你说他对我没兴趣?!不可能,除非他是同性恋。”

“……”

“拜托,我哪次失手过。赌神又怎么样,还不是败在女人的裙下。”

“……”

“好啦好啦,不说了,他进来了。”

Aurora收起手机,笑眯眯地看着朝她迎面走来的Remy,完全没注意到有个人为了避开她的视线在她身旁的两个椅子上换了N个来回。当然,那人的速度太快,她也看不到。

“久等了。”Remy坐在一旁,朝她笑笑,脸色有些不自然。“我们要不换个地方继续?”

“好…”Aurora正想答应,“啪”的一声,一个玻璃杯突然摔碎在两人脚旁。“咦…?”她奇怪地看看旁边,但是并没有其他人在。

Remy的脸色更加古怪了,他试探性地朝空气喊了一声,“Pietro?”

Aurora不解地看着他,“你在喊谁?”

这时,年轻男孩终于露面了,他像凭空出现一般站在Remy的身旁,带着敌意瞪了Aurora一眼道:“他在喊我。”

说罢,他转身捧住Remy的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大喊道:“你怎么可以一吵架就背着我找别的女人!你忘了你是个同性恋吗!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那么爱你,难道你要背叛我了吗?!”说罢,他不顾眼前人震惊的表情,双眼一闭,一副英雄就义的样子对准Remy的唇就亲了下去。

“同性恋”三个字像大风扫过一般,整个酒馆都安静了。Aurora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手中的玻璃杯跟着掉在了地上,“啪”一声粉碎。

她的钱…没了…

Remy更是如遭雷劈,僵在座位上,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怀疑着人生。

而此时,做完好事的Pietro心想,这下这个女人就没法骗钱了,他的任务也算是完全了。他松开贴着Remy脸的双手,似乎准备跑掉。

可是刚接到Scott电话得知Pietro跑来找他的Remy会那么轻易就放Pietro走吗?显然不可能。他轻车熟路地将Pietro抓住,然后锁进怀里,眼神深不可测地盯着他质问道:“你爱我?你真的爱我?”

男孩使劲地挤着眼睛。难道Remy不明白他是在帮他吗?他难道还没发现这个女人是要骗他?什么爱你!鬼才爱你!

Remy貌似会意地笑了笑,道:“我早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我错了,我不该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我也爱你。”说罢,他低头吻住男孩拼命挣扎想要躲开的唇。

不!你会错意了!!Pietro懊悔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唔唔…”放开我!混蛋!!

“疯了吗?都疯了吗?”再次受到暴击的Aurora似乎不堪重负,用力地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去。

就这样,做好人的Pietro成功地失身脱单。第二天,Remy就带着他一起回了泽维尔。

这一次,他大概再也不会离开了。

*梗来自《合宿24号》,顺带安利我们VIXX的Ken宝

(高考回归第一篇文哈哈!本来是为了这个梗写的,结果写的最认真的是打牌那段😂想了超久。)

评论(15)
热度(135)
  1. 四字箴言Sherry喵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