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贱虫】Destination1~7合集(改)

之前的准备删了,改动不大,主要是时间线有问题。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印记。

它会在你十八岁时,神奇地出现在你的手臂上,将你此生的灵魂伴侣对你说的第一句话镌刻进你的生命。

1.模糊的印记

那天,宁静的伦敦郊区发生了一起大爆炸事故,大火烧了整整一夜。

等到刺目的火光渐渐消失在夜色里,硝烟散尽,Wade才从疼痛中醒了过来。他被炸的稀烂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原样,然后他才得以从废墟中爬出,狼狈地跌坐在钢筋水泥间。

裸露的身体,灰尘覆满的面容,破碎的皮肤。那一刻他似乎是世界上最惨的人,却又有种重获自由的快乐。

“对了,今天是哥的十八岁生日呢。”他突然想起。
(这么说来,印记也该出现了!!!)
【哥好激动,快看看它写了什么?!】
Wade满怀期待道:“好吧,伙计们,我们等这一天很久了不是吗?”

他拍了拍手臂上的灰,借着月色,努力地想看清自己手臂上本该出现的印记,然而所见的,却只是破烂不堪的皮肤。他先是一愣,然后又使劲地用另一只手摩擦着手臂,把本就坑坑洼洼的血肉抓地更模糊了。

“搞什么啊!”他恼火地抠着那已经血淋淋的伤口,心里的恐惧胜过了肉体上的疼痛。“快出现啊,快出现啊!Come on!!!”

然而过了许久,等那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愈合时……

没有……没有印记……泪水渐渐模糊了男孩的视线,到最后,凝聚的泪珠无法承受一般失去了控制,不断地滴落在他的伤口上。

刺痛传来,他才清醒了几分。

“为什么……”Wade放下手,失神地看着天空。

他心里早就在破口大骂了,但喉咙却哽咽着发不出声音,甚至连哭泣的声音都是沙哑的。他无助地捂着脸,任由泪水在指间肆虐。绝望让他感到窒息,那种被压在硫酸浴缸中的窒息,他只能拼命地张着嘴努力呼吸。

“Shit!Shit!!哥等了十八年结果就是这样吗?!”等到稍微缓和过来些时,男孩红着眼,咬牙切齿咆哮道。“我去他妈的X计划!爸爸早晚要把那些科学家全都剁烂,让他们活着看着自己烂掉,让他们的灵魂伴侣看着他们烂掉!!!”
(再说吧,这下你算是真玩完了。)
【不,是我们真玩完了。】

Wade猛地拍了自己脑袋一巴掌,脸色阴沉道:“闭嘴吧!如果我现在手里有把枪我会立刻崩了你们,只要你们再他妈多说一句我就开枪。”现在他一点也不想听身体里那两个小伙伴的叨叨,他的心情简直比被虐待时还糟糕。

是的,印记,那对Wade来说太重要了。

Wade是在小时候被父母卖到实验室的,他那白痴父母真以为实验室会善待一个连父母都没有了的孩子,从此以后他再没见过实验室外的人。他被X计划虐待了不知多久,除了名字,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父母的名字,不过那不重要,他根本不在乎了。

然而他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十八岁的那一天,等待着印记出现的时刻。没有父母,没有家,没有自由。失去一切以后,印记就是Wade唯一的希望。它将带他找到一个,真正爱他的,永远也不会伤害他,抛弃他的人。

可是那印记被埋藏在了那支离破碎的肉体中,连带着他生命的所有光芒,一同消散。

Wade痛苦地躺在废墟外,想要嘶嚎和哭泣,但脑中久违的一片寂静。只有风轻轻吹在他脸上,乌云缓缓移动,遮住了最后一点月光。太安静了,就好像是一场葬礼。

有的人二十岁就死了,八十岁才埋。有的人十八岁就死了,却不知哪一年才能被埋进土里。

这个才十八岁的男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一种濒临死亡,却无可留恋的孤独。

为什么偏偏是他呢?为什么他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就那样简单地长大呢?为什么父母不把他送到孤儿院,而是送到X计划实验室呢?为什么刚好是他十八岁这天,发生了爆炸,印记消失了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NoNoNooooo!!!”他猛地拍地而起,焦虑地喘着气,心里的愤怒和恐慌快要将他淹没。“呵……”他揉了揉脸,笑得悲伤。“没所谓,没有那个印记我也能活着的。”
(这么想就对了,这个该死的世界早就毁了你不是吗?)
[就算印记还在,谁会爱上你这张恶心到吐的脸呢?没有或许更好。]

“不,或许我本来就没有那东西吧,去他妈的命运,他可从来不会站在我这一边。”

“好吧,也许我该去找点事做。”他茫然地看着远处许久,仿佛想通了一般,最终冷笑着道:“哥要去把那些该死的恶人们杀个精光,反正也死不了,就让哥来拯救世界好了。”
(只要坏人都死了,别人就不用像我那么悲惨了吧?)
[或许吧。]

2.回忆

七年后,Stark大厦。

“Peter!你该起床了!”Tony难得没熬夜也没被他家队长拉去彻夜做“运动”,早早地就起了床,一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一边对着旁边的屏幕喊道。紧接着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对着另一边的屏幕喊道,“Steve,跑完步就快回来吃早餐。”

楼上,Peter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坐起身穿衣服。说真的,他觉得Tony越来越像梅婶婶了,不过仅仅是在唠叨这一点上。“我这就来!”他回道,然后挥手关掉旁边的屏幕。

餐厅里,一家三口正在享用早餐。Tony一边喝着贾维斯亲自熬的汤,一边刷着平板上的最新推送。忽然,他表情一变,手中的汤勺“砰”地砸在了碗里,吓得Peter手一抖,直接把手中的碗打翻了。只有Steve仍然见怪不怪,淡定地吃着自己的。

“爸爸,你什么情况?”Peter嘟哝着擦去自己身上溅到的汤。然而Tony只是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Steve道:“那个雇佣兵又回来了!”

Steve手一顿,快速咽下口中的东西,问道:“雇佣兵,你是说Deadpool?”

Tony点点头,然后和Steve两人将视线转移到他们可爱的儿子Peter身上,眼中是担忧和恼火。

“Deadpool回来了?”Peter脸色微红,某些令人难忘的回忆涌入脑中,尽管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两年前,纽约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连神盾局的特工们都找不到他的资料。那家伙自称Deadpool,是个雇佣兵,杀人如麻。虽说杀的都是些坏人,但人们对此感到恐惧不安,不经过法律的惩罚,让坏人们没有丝毫悔过的机会,这是不人道的。

Steve作为Cap接受命令去逮捕Deadpool,十六岁的Peter在获得蜘蛛的特异能力后也要求跟着去,然而却被局长拒绝了,理由是未成年人属于被保护的范畴。

“可我是个超级英雄!我注定是要去保护别人的!”Peter不快地抱怨着,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大人们的想法。他只能像个青春期的孩子那样,把自己关在Stark大厦的某一间小屋子里一整天,诅咒着这该死的世道。

神盾局接到情报,Deadpool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会每晚去一家Pub。那家Pub里面都是些雇佣兵,或是退役军人,还有一些美丽的女郎。这是神盾局能掌握的关于Deadpool的唯一消息,显然,那也是因为Deadpool根本没有隐藏自己行踪。

“这太奇怪了,他以前的身份怎么完全查不出来呢?”Steve一边问道,一边对着电脑核对那家Pub的地址。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Tony不屑地笑笑,看着他一脸天真的爱人,“我敢打赌,Fury绝对有意隐瞒了什么真相,如果不是的话,就让那个叫Deadpool的家伙来折磨我好了。”

Tony不会知道,他立下了此生最后悔的Flag。

“Tony!”Steve皱了皱眉。

“啊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Tony不爽地撇撇嘴,“那些家伙都是些好人,但他们确实总爱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既没我有钱,也没我聪明,还没我光明正大。”

Steve笑笑,“论起有钱,我也远远不如你。”

Tony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一头靠在Captain American厚实有力的胸膛上,眨眨眼睛道:“那不一样,Steve,我的就是你的,你简直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

“也许吧。”Steve还是笑笑,不走心地应付道。他按下最后一个按键,然后准备走人,转身看着Tony。然而Tony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像是漩涡一般,两人对视许久。

“God,Tony,有人曾告诉你你的眼睛是美国队长都招架不住的终极武器吗?”Steve无奈地笑笑,举起双手道:“你赢了,我得走了。”

“Well,我总是赢的那个人。”美国大兵这不经意的情话显然很受用,Tony 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他的怀里。

“我知道。”Steve快速地凑上去在Tony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笑望着他的灵魂伴侣,“虽然晚了七十年,但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了,我或许可以战胜一切,但是注定输给你。”

Tony红了老脸, “Ohhhh,快去吧,真受不了。”

3.初遇

Stark大厦的某个房间里,贾维斯正在纠结该如何应付他家Sir的审问,因为某位小少爷趁着爸爸们秀恩爱的时机偷偷溜走了。

“很好,你们不让我去,那我就自己去好了。”Peter稚嫩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他决心瞒着两个父亲,去当他的超级英雄。要是他能够比Steve更快找到Deadpool并且制服他,那么神盾局的大人们就没理由阻止他加入以后的行动了,爸爸们也会以他为荣的。

Peter穿上了自己的Spider-Man紧身衣,在纽约的大厦间荡来荡去,两眼紧盯着路面上Tony的独家出品高科技战车,Steve正坐在那里面。

他跟着车一起来到皇后区,一个偏僻的巷子里。车开不进去了,Steve下车往里走,Peter也跳到地上悄悄跟在后面。

突然,Steve猛地一回头看向拐角处,然而一片漆黑,空无一人。他疑惑地回过头,喃喃道:“感觉错了吗?”

拐角的另一边—— “Oh my god!”Peter惊魂未定地靠着墙角,身体慢慢滑坐在地,他不明白Steve怎么会察觉到他的存在。还好他反应快,差一点就被发现了,差一点他就要被遣送回家进行地狱式训练了。“上帝保佑!”

“Hey~Sweetie~”突然一个人站到了Peter的面前,穿着红黑色的紧身衣,身材好到让人惊叹。他坐到Peter的旁边,一副惊讶的样子道:“大名鼎鼎的SpiderMan怎么会来这种小地方?”然后隔着两人的面罩凑上去蹭着Peter的脸道:“难道是为哥而来的吗?Honey~”

Peter突然意识到旁边蹭着他的大个子就是他要找到的人,然而比起激动,他更觉得恼火。这家伙蹭的他一身鸡皮疙瘩,Peter气呼呼地说道:“Deadpool!原来就是你,害我差点被我爸发现。”

“Oh my boy,原来你是背着爸爸来找哥的吗?”Wade带着哭腔,用感动的口气说道:“哥没想到会有人那么在乎哥,让哥先哭一会儿。”

Peter控制住用蛛丝粘住他嘴的冲动,严肃道:“很好,等会儿你就没机会哭了,我会带你到神盾局去接受审判。”

“哥能问一个问题吗?”Wade依旧是轻松愉快的语气。

“问吧。”

“Whaaaat!这么干脆!!!”
(蠢货,你刚才应该说两个问题的!)
[我的天,他要抓你去神盾局,你不是应该赶紧跑路吗?]
“闭嘴!难道你们没看到他的小翘屁股有多可爱吗?哥才舍不得就这样走掉。”Wade大声地喊道。

Peter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他,“你刚刚在和谁说话呢?”

“当然是你啊,Sweet cake.”Wade居然隔着面罩抛了个媚眼给他。

“不要这样叫我!”Peter面罩下的脸红成了一片,眼前这个人无论说话做事都那么奇怪,奇怪……却有趣。

Wade难过地嚷道:“为什么不可以,难道是因为哥没有告诉你哥的名字吗?好吧,哥现在就告诉你,哥叫Wade。W…A…”

“Wait!”Peter真的差点射出蛛丝了,“你不是要问问题吗?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跟我回神盾局,不要讲废话了好吗?”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问,神盾局有墨西哥卷饼或者Fresca吗?你知道的,哥简直爱死那些了,就像爱你的小屁股一样,欲罢不能……”

“Shut up!!!”Peter无奈地抚额,“你简直比Tony Dad还要啰嗦,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另外,神盾局恐怕不会有你喜欢的任何东西,局长大概也不喜欢墨西哥的食品。”

“哦那还真是令人遗憾呢。不过那地方有你的话,哥还是愿意去一趟的。”Wade神秘莫测地笑了笑,“不过不是现在,Honey~”说罢突然闪身躲过一道攻击然后飞快的跑走,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Wait for me~”他夸张的声音回荡在夜空的巷子里,Peter突然觉得自己两眼一黑。

4.美好的可能

他就这样愣愣地看着他已经到手的目标,那个叫Wade的家伙消失在夜色中,他没去追,因为攻击Deadpool的正是他爸Steve的盾牌,一切都糟糕透了。

“Are you Okay?”Steve关切地拍了拍Peter的肩,蔚蓝的双眼带着寒意,要是Peter出了事,他一定不会对那个Deadpool友好的。(事实证明无论如何都不会)。

“Peter,你不该来的,那家伙不但很神秘而且很危险。在我告诉Tony之前你先回去吧,我想你也不希望他担心不是吗?”

不,他只差一点就成功了啊!

Peter痛苦地呻吟了一下,抓了抓头发道:“好吧……我知道了。”他转身,看见Clint正站在Steve身后,他再度郁闷地哀嚎,“你们居然一起出任务,我以为只有爸爸一个人。”毋庸置疑,一定是Clint发现了他和Wade.

“小兄弟,想出风头可不是什么好事。”巴顿友情提示道。

很好,每个人都让纽约人民的好邻居Spiderman感到很崩溃,16岁的男孩泪奔着呐喊道:“God,你们就不能信任我一点吗??”

Clint和Steve对视一眼,抱歉的表情看着Peter,异口同声道:“No。”

就这样,巴顿和Steve继续去寻找Deadpool,而我们可爱的Peter,不,是可怜的Peter,只能一个人在夜空中荡回Stark大厦。看来他注定只能窝在家里,好好学习,然后看着父亲们恩爱并刺激的生活。

“还有两年,这一切都该结束了。”他躺在床上,愤愤不平地想着,“等我有了印记,他们就没理由把我当做未成年人,阻止我加入行动了。”

然而那天晚上Clint和Steve也只留下了死侍的一条胳膊,老天,他的自愈功能简直让他像壁虎一样灵敏!

就这样,神盾局第一次逮捕Deadpool行动以失败告终。

一个月之后的某天——

“咚咚咚!”

Peter正在读书,卧室的窗户外突然传来清晰的响声,他飞速地从床上坐起身,惊恐地看着外面。

要知道,他可是住在八十楼好嘛!!!

他拉开窗帘,一张熟悉的红黑色面罩紧贴着窗,朝他露出了不太明显的笑容。他诧异地看着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没带面罩。然后他又慌张地翻找出遥控器,将窗户打开,谁知道Wade居然就这么尖叫着掉了下去。

“Whaaaaat!!!”

Peter急忙射出蛛丝黏在天花板上,然后跳出窗外,沿着Stark大厦的玻璃墙壁垂直下滑。

“Quickly!!!Get me Babe!!!”Wade尖叫道。

最终Peter抢先在Wade与地面亲密接触前抓住了他,然后顺着手中的蛛丝将两人拉进了房间,瘫坐在地上,心惊肉跳地大喘气。他突然觉得自己确实还是个孩子,小小的营救行动让他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八十楼,摔下去会变成肉酱的。”

“别害怕Honey,我曾经比肉酱更碎过。”Wade笑笑道。他望着稚嫩男孩苍白的脸,还有干净明亮的大眼睛,心狂跳不已。
(他真美!!!上帝!!!)
[老兄,和他相比你真的就是坨屎了……]

“我知道!”他烦恼地喊道:“不用提醒我这个!”

Peter以为是刚才的事吓到了他,上前摸摸他的头,担忧地看着他道:“你……你还好吗?Wade?”

“事实上,不太好,不过不用担心。”Wade一把摘下面罩,露出那张破碎的脸,畅快地呼了一口气道:“哥只是看到了你的脸,然后想到这个,想到哥的Babyboy可能会觉得恶心,我感觉糟糕透了。”
(他现在一定被你恶心到了。)
[没关系,你还可以再跳下去一次,连枪都不用掏了。]

他等待着男孩的终极审判。

说真的,那张脸确实让人感到可怖,坑坑洼洼的皮肤,零星分布的伤疤和淤痕,像是魔鬼的面容。但不知为何,Peter却没有丝毫的恶心,而是心头涌上一丝心疼,不知何处而来的心疼。

他不知道Wade经历过什么,但是任何人有着这样的面容,都一定忍受过很多痛苦吧。

“那你可真幸运。”Peter伸手摸摸那张硌人的脸,然后露出天使一般温柔的笑容,“我一点也不觉得它恶心,我是说真的,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带面罩的。”

那一刻,Wade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心都化成了化成了一滩水。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每个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就连去超市他都宁愿闷在头套里。

奇怪的头套比起可怕的脸,还是头套好一点吧。

“Oh,不要对哥太温柔,你这样会让哥忍不住犯罪的。”Wade咽了口口水,该死的,他差点就克制不住扑上去吻他了。“你不是要抓哥去神盾局吗?如果可以的话,哥并不是很想去,哥和你们也没仇对吧。”

“如果你不想去的话,那你得保证以后不再杀人,这样神盾局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了。”Peter无奈道。

然而此时比起去不去神盾局,Wade更关心另一件事,他那不可抑制的心跳快要让他晕厥了。

他一把抓住Peter的右臂翻看着,他想找到那个他失去的印记……可是男孩白嫩柔软的皮肤上和他一样,没有印记。

“Babe,你几岁了?”Wade问道。

“啊……”Peter愣了一下,道:“16,怎么了吗?”

“老天,我就知道你未成年,还要等两年。”Wade烦躁地叫道:“为什么我这印记该死地看不到,Fuck!”
(但是我有预感,老兄,就是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依我看,根本就是你对他单方面一见钟情不是吗?这可不代表他是你的灵魂伴侣。]
(拜托,他都不嫌弃你那张脸了,这世上还有谁做得到这个?这简直就是奇迹!)
“现在说这些有屁用,如果不是怎么办?你们这些白痴。”他气急败坏地拍着自己的脑袋,想要逃避那些美好的猜想。

自打被父母卖掉之后,他从来没喜欢过一个人,这小鹿乱撞的感觉让他有点糟心。因为他认定自己是找不到灵魂伴侣的,尤其是有了这副不忍直视的皮囊。

没有人会爱他的,因为他是Deadpool啊,罪恶而丑陋。而眼前的男孩,与他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干净而美好,就像天使一样。

天使和恶魔,真的有可能在一起吗?

“Wade,你真的没事吗?”Peter皱眉道,他不理解为什么这家伙总是奇奇怪怪地对着空气自说自话。并且,他突然意识到Wade刚才问了他印记的事,脸顿时烧了起来,“你难不成以为我是你的灵魂伴侣吗?”

“哦,别紧张,Babyboy。”Wade摸摸他柔软的头发,满是伤痕的脸带着自嘲的神情,“哥想哥这辈子所有的好运大概都用完了,怎么配得上得到你呢?哥的印记早就被破碎了,或许从来都没有过呢。”

不知为何,Wade的话竟让Peter觉得有一丝失落,就好像他曾期待着成为Wade的灵魂伴侣似的。(我一定是疯了!我不过见过他两次,而且他还是臭名昭著的Deadpool!要是爸爸们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要让Fury请我去Marvel精神病院喝茶,老天!!!)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Peter试图安慰他,似乎也是在安慰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有时候命运注定了一切,不必过于期待,也不必看轻自己。”

Wade表情一滞,然后无耻地发出了他那滑稽的小丑笑声,一扫上一秒忧郁沉重的氛围,“啊哈~告诉你吧蜘蛛宝宝,哥有着世界上最糟糕的命运。不过这句话是表示小蜘蛛也想成为哥的灵魂伴侣吗?哥就知道,我们就是两情相悦,你情我愿,天造地设,天生一对!”
(我就说吧!一定是他。)
[不不不,够了,停止你的一厢情愿吧!别做梦了。]

“别胡说了!”Peter顿时涨红了脸,像是被揭穿了隐秘心事的纯情小处男,后悔刚才居然还在心疼这个变态。“我真该现在就把你送去神盾局,关在某个外太空监狱,最好直接扔出地球!”

“嘿~哥知道你舍不得的,Honey。”Wade突然眼神微变,但依旧微笑着看着面前稚嫩柔软的男孩,“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把你的真心话说出来,告诉他们,这样哥才不用真的去外太空监狱。”

“……他们?”Peter想了想,转头一看。没错了,他那超级英雄父亲们正顶成两张板砖脸,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眼神犹如蓄势待发的高射炮,下一秒就能把Wade轰成蚁人。“糟糕……”

Steve安抚地拍了拍气炸的Tony的肩,生怕他下一秒就召唤贾维斯来场轰轰烈烈的大战,然后走上前道:“你得跟我们走一趟,Deadpool。不管你对我们的小儿子说了什么,都改变不了你要进外太空监狱的未来,我或许会亲手送你进去。”

“Cap,你可是我的童年偶像,哥这辈子除了你从来没崇拜过谁,虽然在我被虐待时你从来没出现过。但你要亲手送我进监狱,这哥可接受不了,哥可是惩恶扬善的大英雄!”Wade可怜兮兮地嚷着,像只无辜的大型犬,然而Steve压根不为所动。

“无论如何,你不该靠近Peter的,他才十六岁。”

“Fuck,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哥有多喜欢他,一见钟情懂吗?!哥是喜欢他没错,但哥才不是恋童癖呢。”Wade忍不住爆起了粗口,他可是一直在他的蜘蛛宝贝面前忍着没说。

Peter青涩的脸更红了,虽然之前Wade一直对着他开一些黄色玩笑,但并没有那么坦诚地说过喜欢他。一见钟情?他有些不敢相信,Peter Parker可远远没有Spiderman那么受人欢迎,他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男孩罢了。

看见宝贝儿子低着头羞涩的样子,Tony简直要爆炸,“老天,我要宰了这家伙!谁都别拦我!!!”他气冲冲地咆哮道:“贾维斯!!!”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为什么我不能喜欢小蜘蛛,他多可爱啊!哥对他可是真爱,很真的那种,苍天可鉴的那种,海枯石烂的那种……”

“贾维斯!!!!”

“不管你们想怎么样,哥必须要说,哥就是喜欢小蜘蛛!!!哥!喜!欢!小!蜘!蛛!”

“很好,贾维斯,你再不出现就完蛋了。”

“god!真是疯了!”Steve头疼地抚额,“Tony亲爱的,你先冷静点。”然后又对着空气喊道:“贾维斯,呆着别出来!如果你不想被bi——的话。”最后一脸严肃地对着Peter说道:“Boy,你应该远离那家伙的,我和你说过的对吗?现在过来,别让你Tony Dad生气好吗?”

Peter犹豫了一下,转身要过去,却被一脸紧张的Wade一把拉住,“不!你们不能这样强迫他,他是自愿和我呆在一起的,他可是自由的美国公民!看在老天的份上,甭管你们要送我去哪儿,至少让他陪着我!”

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男孩咬了咬嘴唇,低声道:“Dad,就让我陪着他吧,我保证他不会闹出乱子的,我会看着他。”

Tony焦糖色的眼睛燃起了火焰,冷哼一声,气冲冲地甩开Steve搭在他肩上的手,转身离开了。Steve虽然很无奈,但也禁不住小儿子的恳求,只好让Peter和他一起“押送”Deadpool去神盾局。除此之外,他还得努力忍着无视那该死的家伙调戏自己的儿子,以免失手把他剁成稀巴烂。

这可不算是个愉快的故事开始,贾维斯无辜地在角落叹气。

(6)

神盾局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Fury正在翻看着新来的一批特工们的资料,班纳博士在透明的特殊材料实验室里研究着不知什么东西,Thor正在翻看他“拿”来的弟弟小时候的日记,而Clint和Nata居然在打乒乓球。旺达不在,估计是和幻视出去体验生活了。

扫了一眼来者后,大家都只注意到Steve,小Peter和某个不明物体,然后又各自埋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嘿!朋友们!难道没人想给帅气的Deadpool来个热情的抱抱吗?”Wade不满地喊道。

顿时炸开了锅。

“Deadpool?!!”众人集体喊道,看清确实是他们找了许久的人后,放下手中的事朝三人走来。

Nata开玩笑般地道:“我还以为这世上不会有比和鹰眼打中国国球更麻烦的东西了,现在它出现了。”

“麻烦?!你是说伟大的Deadpool?!”受到打击的Wade立马扭头可怜巴巴地看着Peter,面罩上是一个惨兮兮的表情。“Babe,哥需要一个安慰的吻。”

Steve忍无可忍,一拳挥到Deadpool头上,恼火道:“我的拳头可是忍了一路了,迫不及待地要和你来个法式热吻了。”

众人顿时脸色古怪and沉默,最终是班纳博士忍不住问道:“额……Steve,我想你们那个年代还没盛行法式热吻吧,难道是Tony教你的吗?”

Peter捂着脸,面色微红,他其实无意中看到过好几次爸爸们的基情四射了,不过每一次都小心翼翼地避开假装没看到。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听贾维斯说过,Tony曾埋怨Steve吻技笨拙。老天,连贾维斯都变得这么八卦了吗?!

就在众人一脸暧昧不明时,我们的队长还是临危不乱,面色严肃,认真而又正经地样子说道:“我认为情人之间做些有情趣的事很正常,九十岁也不例外。”

“Well,我们只是没想到你是个有情趣的人,或者说压根不相信。”Fury少见地调侃道,右眼在肤色的衬托下闪闪发亮。

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傻狍子……Steve无奈地指了指旁若无人调戏小虫的Deadpool,道:“重点是这个,朋友们。”

“嘿!干嘛指我!指着我并不能改变你是世界上最没情趣的人而哥是世界上最有情趣的人的事实,Cap!”Wade摊着两只手想要扯开话题,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说的对,Steve。”这回众人站到了一条线上,Fury恢复了老船长式的面瘫道:“你得告诉我们一些事情,Deadpool,关于你杀的那些人和你的任务。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Wade毫不客气地拉着Peter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一手搭着小蜘蛛的肩说道: “拜托,难道你们都这么不懂行规吗,不知道有些工作上的事尤其是顾客的隐私是不能说的吗?我还以为你们超级英雄应该很懂这个,比如钓妹子的时候,难道你会承认一个真正拯救世界的家伙正在上她吗?”然后转头看到垂着头一直在试图拍掉他的手的小蜘蛛又急忙解释道:“Honey,这种事我从前确实做过,不过有了纽约最棒的小屁股我保证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提不起性趣来了,你得相信我!”

Thor疑惑地看着面色鬼畜的众人,问道:“钓妹子是什么?像用胡萝卜钓Loki那样吗?”

小蜘蛛白皙的脸庞染上了绯红色,老天,他就不该陪这家伙来的!这下好了,全纽约的超级英雄们都知道,不!连神域的神都知道Deadpool在打spiderman屁股的主意了!!!

(7)

“噗”,一道厚重的白色蛛网黏住了Wade滔滔不绝的嘴,他抗议式地呜呜哼着,可惜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而那蛛网他拿手扒拉半天也扯不下来,还差点把自己的手也黏在嘴上面了。

“Good job.”Fury犹豫了一下,歪了歪头道,“把这家伙丢给旺达,这样就不必听他的废话了。”Steve不能更同意地点点头,深恶痛绝地看着Deadpool。

这下Wade发出了“咕叽咕叽”近乎尖叫的声音,依然没人听得清他在说啥,然而他依然咕叽咕叽个不停。

“我想他需要先冷静一下。”Nata挑了挑眉,“这家伙不是一般人,他脑子里的东西说不定会伤到旺达。”

这时突然——“呜~~~”一声激光响起,接下来是“轰!”一声,“咚!”某个物体被击中了,“砰!”然后倒在了地上。

众人愣愣地看着Deadpool就这样脑袋穿了个洞昏倒在地上。

电梯门口站着穿着钢铁盔甲的Tony Stark,他右手还张着五指张着摆出激光炮发射器(是这么说的吗),他脸上还带着仿佛终于吃到甜甜圈了的微妙的笑容。

“这样就不用担心了。”他淡淡道,然后走过来坐在刚才Deadpool坐的地方,和Steve一左一右地夹着Peter,保护力Max!

众人神情凝重,庆幸他们没欺负过可爱的小蜘蛛。这两个护子狂魔!!!

很快,幻视带着旺达回到了基地。

旺达虽然惊讶,但很快同意了Fury的提议,然后开始进入Deadpool的大脑。不出众人所料,很快她就变得面色古怪,然后直直地看着Peter,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Clint和班纳博士不厚道地对视一眼,笑了,很显然有好戏看了。

“你看到了什么,旺达。”Tony比Fury还心急地问道。

“我想……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猜那大概是……Peter?或者说,Spiderman更合适吧,因为他是穿着紧身衣带着面罩的。”旺达犹犹豫豫地说道。

“就这样?没别的了?”Steve不由得有些吃惊,Deadpool居然真的对他的宝贝儿子执念这么深。

“不……事实上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额,那让我感到恶心。”她更加专注地探索着,有些头疼道,“还有一些画面,但全是血、内脏、脑浆……什么也看不清。”她脸色一片惨白。

“还有……那似乎是……天呐!他……”还没说完,旺达就感受到了某种撕裂灵魂般的痛楚,顿时头疼欲裂,两眼一闭,双腿一软。Nata迅速地反应过来,将她扶住然后缓缓放在地上,抬起头盯着Fury道:“我说过的,那可能会伤到旺达。”

Fury没有回答,而是摆出深思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先带她去休息,Nata。”Steve有条不紊地下令道:“我想她最后大概还看到了些什么,等她醒后问问她。”

Nata点了点头,看了一眼Clint,Clint会意地走上前。于是Clint背着旺达,Nata跟在一旁,三人一起先离开了。

Steve又转头对众人道:“在不确定真相的情况下,先将Deadpool关在基地里,我相信神盾局的人应该不会让他逃掉的。一切等旺达醒后再说,就这样,先散了吧。”

Peter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Wade被拉着双脚拖走,高大的身躯软软地摊在地上滑行,带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虽然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因为他的保证Wade才会来这里,也是因为他封了他口Wade才会被关押起来。

不会死,但脑袋被射穿了,还流了那么多血,一定很痛苦吧……

但如果被爸爸们发现他在意那家伙,大概会害他更惨吧……Peter咬咬唇,眼角带着湿气走出了神盾局。

评论(8)
热度(100)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