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Spideypool】家养小天使-2

忘说了,500粉了,爱你们。我会继续产粮的,真幸运和你们同圈,Hail Spideypool!!!

——————————————(・ω< )————————————

包厢里,Foster无奈地看着失神落魄的Wade,问道:“Dude,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的,还消失了那么久,你不准备跟我说说吗?”

“我……大概…我想想……”Wade两眼放空的喃喃着,显然完全不在状态。

“你要想什么,难不成刚才遇到了以前的炮友?你需要我把她们一个一个叫进来聊会儿吗?”

“不……不是女人。”Wade恍惚地摇摇头。

“啊哈……真是够了,你还在想刚才那个小男孩?”Foster一语中的。

“啊……”Wade还是愣愣的,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Foster的胳膊道:“你认识那个孩子?”

“不认识,”Foster翻了个白眼,拍掉他的手,“你居然因为一个孩子在走神!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Wade·Wilson吗?要不是你这该死的好的身材还是没变,我真怀疑你换了一个人。”

Wade没有理会他,眼中流露出一丝失落。他早该想到的,那个孩子看起来还那么小,却被带到这种地方,一定又是那些肮脏的人口交易……他应该救下他的!

“Damn it!”他懊悔极了,狠狠捏紧了拳头,然后认真地看着一旁的Foster道:“我得找到那个男孩,Foster,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Foster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道:“这场交易你最好不要参与。我知道你很强,Wade,但刚才把那个男孩拉走的男人叫Jazz,是十七街区一个黑帮老大的跟班。他们这段时间势力壮大的很快,你只有一个人,就算加上我也远远斗不过他们的。”

“他们为什么带走那个男孩?他们要把他卖给谁?”Wade追问道。他根本不在乎Foster强调的什么实力差距,他确实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Wade·Wilson了。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的。”Foster皱眉道:“这种交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频繁地从孤儿院或者贫民窟带走一些孩子,至于交给谁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每次买下那些孩子的人应该都是同一个人,买那么多孩子也不可能是要凑数开个新的孤儿院……”

“你的意思是,人体实验?”Wade变了脸色,他后悔地想一枪崩了自己,“用那些孩子?他们是疯了吗?!”

Foster安抚地拍拍他的肩道:“你知道的,Wade,我们这些圈子有多乱。那些变态科学家什么做不出来,更别说黑帮那些给钱就杀人的疯子们了,你以前不也是做这些事情吗?虽然你杀的都是Bad Guy,但一样是个杀手。”

“他们什么做不出来……呵,我当然知道。”Wade想起了那些毁了他的科学家们,恨意让他红了眼。“他们在哪里做交易?”

“Dude……”

“你肯定知道的,我不需要你和我一起行动,你只要告诉我地方就行了。”Wade低沉着声音道:“Foster,你不会想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的,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我贱命一条,死了又如何?”

“那个孩子,他……他那么善良,就像个小天使一样。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Foster沉默着,从表情上就能看出他内心的挣扎,Wade知道他就要成功了。

“拜托你了,兄弟,只有你能帮我了。”他盯着Foster的双眼道。

“……冲着你这声兄弟,”Foster咬了咬牙,“三十七街区的废弃工厂,我也只是之前听说的,不能确定……有任何情况,打电话给我。”

“谢了。”Wade拍了拍他的肩,站起身来,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你的车我先借用了。”

黑漆漆的工厂里,管道里传来一下又一下的滴水声,Peter被绳子绑住手脚,放倒在集装箱遮蔽住的角落里。

集装箱的另一侧,是男人们粗野的笑声和令人窒息的烟味,幽暗的灯光照在他们满是纹身的身体和一地的枪械上。

不该是这样的场景。Peter难过地想到。

那天,那个看起来很温和的男人来到孤儿院,说他和他的妻子想领养他。Peter见过那个男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领养孩子了,这让人觉得很奇怪。但是他不敢问,他害怕男人会就此离开。

这或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他也可以像那些写信回来的孩子一样,在昏黄的灯光中,一家人聚一起吃芝士火锅,或者边看书边聊天。可以在每一次节假日得到一份礼物,过生日时还能去游乐场玩过山车,还有免费赠送的棒棒糖。

他想去大家说的学校看看,是不是真的不用每天打扫院子,而是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故事。如果可以去上学的话,他一定会认真听讲,这样就不用被院长骂蠢货了。

哦不对,院长那时候……就不在他身边了。

这样一想,Peter又有些舍不得离开,毕竟院长是自从他记事以后唯一一直陪伴着他的人。

其实无论Peter怎么想,都改变不了任何事的。男人用力地牵着他的小手走出了孤儿院,他只来得及收拾一个小包,甚至来不及和朋友们道别。院长站在门口,用他不明白的眼神目送他离开。

然后是黑色的小轿车,可怕的言语威胁,酒吧,安慰一个陌生的男人,一顿教训,被绳子绑起来,被另一群男人带走,废弃工厂的角落。

绝望像暗蓝色的深海一样,无边无际,将男孩纯白无暇的心灵对世界的期望全部染成了黑色。

男孩小心翼翼地抽泣着,告诉自己不能出声,出声会挨打的。泪水顺着他苍白的脸滑下,将脏兮兮的小脸冲出两道白色的痕迹,然后又沿着下巴滴落在地,悄无声息。

他不大懂男人们说的很多话,但他深深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不可能和期待中的家人坐在一起吃芝士火锅了。

他不会有一个爱他的妈妈,和一个严厉的爸爸,他将永远这样孤独下去。或许不会太久,那些人或许会杀了他,然后他就死了。死了以后呢?死了以后,他会像院长讲的故事那样,上天堂吗?

可是他还不想死,他想要一个家人,他想知道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的他却没有,他想知道他的爸爸妈妈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不要他了,为什么院长要让那个男人带走他,其他被带走的孩子都已经死了吗,院长知道这些吗?

Peter颤抖着死死咬着嘴唇,才没有放声大哭出来,他的脑子已经一团混乱了。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披风的老人从黑暗中走近男人们,他右手还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男人们停下玩闹,快速拿起地下的枪,谨慎地看着来者。

“Doctor Smith?”

“正是我,我来拿我的‘货物’了,希望你们有带个好货。”白披风老人微笑道。

评论(15)
热度(122)
  1. 月上广寒Sherry喵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