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Spideypool】冰与火之歌(他是龙AU)

————————————OOC————————————

Раньше не было ни времени, ни земли, ни пыли,ничего - забыли все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Было небылью, да стало былью, река остыла и вода застыла – ничто
往事如烟,转瞬即逝,河水冰封,化为虚无

Время - быстрая река,
时间如湍急河水

никого не обойдет,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Драконья песня》龙之歌

(1)

“古老的维罗之陆上,人族自诞生便与万物相息共存,万物则俯首于如神祗般强大的龙。

我们的祖先,人类,从遥远的深泽迁徙到了冰海边缘。他们驻扎下来并渐渐强大起来,他们用非凡的智慧保护着渺小的血肉之躯,世代繁衍至今。

象征着人族的银雪部落就此崛起于维罗之陆,无数个世纪,寒冷与饥饿都未能抹杀掉人类。

然而,本来隐居于龙之谷中的龙,为我们带来了真正的灾难。

邪恶而强大的龙,为了传承而掠夺走无辜的人类少女,屠杀反抗的人们。它无情地用烈火焚烧她们,用她们绝望的泪水和消逝的生命,换来下一个恶龙的新生!

人族为了自保,千百年传唱着召唤它的龙之歌,挑选最美丽的女孩献祭给龙。一旦被龙选中带走,便再也不会回来。

无数次的分别与失去,无数个亲人心碎的嘶嚎与恳求,这些都无法阻止恶龙的暴行。

几百年前,Emose首领的女儿Latte被龙掠走,她的未婚丈夫Nozzi跟随她的呼唤找到了龙之谷。然而,他去的太晚,Latte早就已经化为了灰烬。

因为仇恨,也因为正义,Nozzi下定决心要当第一任屠龙骑士。而第一任龙修,也就是他的助手,帮助他成为了最强大的勇士。”

五岁的Peter撑着小脑袋听的津津有味,他好奇地问道:“那Nozzi最后杀死了恶龙吗?”

“是的,”第十八任龙修Steve有些悲伤地说道:“他是个英雄,他和恶龙同归于尽了。”

    “所以现在,大家都说龙已经不在了,是真的咯!”Peter大声喊道:“可是为什么我们要杀了龙,或者服从他,而不去改变他呢?”

“Peter,恶龙其实还在的,Nozzi杀掉的那只龙留下了一个孩子。这就是为什么屠龙骑士几个世纪后仍然存在,因为龙还没死,也没有人能够改变他们。龙之歌不息,总有一天,龙就会再回来的。”蓝眼睛老人叹了口气道,然后摸了摸Peter的头,“你该睡觉了,Peter。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要像你的祖父那样做个真正的勇士了,你必须担任起第十九任屠龙骑士的重责。”

“我知道,Steve,但有你在一切都会没问题的对吧?”Peter笑着道。

老人哼哼着瞪了他一眼,“别总是指望着别人!人类之所以活到今日,就是因为他们明白这个世界上谁也帮不了他们,只能相信自己。要不了多久我就该和你祖父Tony一样,躺在深海的冰柜子里了,你可得赶紧找到你的龙修。”

“行啦,这些话你说了好多遍了,我都会背了。”Peter有些不耐烦地打了个哈欠,“晚安,Steve。”

“晚安,孩子。”Steve无奈地帮他盖上被子,吹熄了床头的油灯,然后走出了房间。

那晚的星空很绚烂,没有云,也没有风。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只有回响了千万年的海浪声,远远传来。

银雪部落的人们,每夜都伴随着这声音入梦。那亘古不变的音调,让他们时刻铭记着家的方向,而不会被梦魇缠身。

梦里,小小的Peter总是能看到一个模糊而巨大的身影,孤独地卧在悬崖边。每当他想向那身影靠近时,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便会让他惊醒,这样的经历重复了不知几次。

渐渐地,他不再靠近,而是远远地望着那身影。同样的孤独,在他还是婴儿之时,就再也不曾离去。

那是谁?那孤独是什么?只有沉默回应他。

黑暗在此刻有种庄重的神秘,如紧紧合上的深色幕布,掩藏着将要呼啸而出的情绪。而拂晓初现之时,那幕布仿佛是为了迎接一个久远的呼唤,神缓缓地将它在天际拉开。

新的一天,随着时光的死亡,又将到来。

评论(10)
热度(110)
  1. _SummerLemon居居的眼睫毛w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