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Spideypool】冰与火之歌-4(他是龙AU)

(6)

昏迷的Peter被龙丢在了潮湿阴冷的洞隙里,他感觉自己浮沉在冰冷的海水中,茫然地看着这漆黑的海,窒息而绝望。

太寂静了。

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平静,只存在于他年少时的平静。没有龙,没有海浪,仿佛漫长的时光只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

那个世界,那些人,那种痛楚,那些勇气,他的记忆都是从何而来?

“No!Peter……”他依稀只能记起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Steve喊他的声音。那声音像海面上投射的一束光,让他还保留些许生存的意识,而不至于自我放弃。

人们放弃了他,但是有人在等待他。

我得活着……我不想死……Peter反反复复地想着,直到感觉对身体的控制权渐渐回到了他的大脑,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冻僵了,就连呼吸都非常艰难。

崖壁上的一滴水悬悬欲坠,在Peter陷入意识的挣扎许久后,它“啪嗒”一声落在了他的脸颊上。Peter浑身一颤,终于睁开了眼,恍惚地看着这陌生的地方。

他努力动了动手指,然后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道:“我还活着……”,声音听上去已经微微沙哑了。

他又废了不小的劲儿,才坐起身来,喘着气靠在石壁上。他感觉头昏眼花,四肢发软,这大概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他轻轻触了触腰,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至少没有流血了。

“呵……”他突然笑了,想到自己还算个幸存者,但这样的时间大概不多了吧……他在哪?龙又在哪?

就在Peter胡思乱想时,一只像狐猴一样的小动物突然从洞隙上方跳了下来,弓着腰警惕地看着他。Peter微微一愣,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不安地攥着手。

这小怪物牙齿看上去比剑还锋利,而他现在是个重伤患者,又没有武器。要是真的斗起来,他不死在龙的手上,也得死在这里了。

保命要紧。

Peter屏住呼吸,紧盯着缓慢移动的小怪物,心里祈祷着它对他没兴趣然后赶紧离开。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从洞隙外传来——“别盯着它。”

Peter吓了一跳,险些大叫出声。他疑惑地想要找出声音的来源,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好奇心,听话地将视线转移到地上。

“把头仰起来,脖子露给它,不要做出任何威胁它的举动。”

Peter缓缓抬起头,露出白皙的脖颈,冷汗从他额头上缓缓流下,他的指尖在微微发抖。

那只小怪物越靠越近了,咧着嘴,用锋利的牙尖贴在Peter脖子上方,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吟。

Peter憋着一口气,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被咬穿了,他的脑子几乎要一片空白了。就在他反抗本能爆发的前一刻,小怪物终于不再有所动作,而是喷着鼻息从他身上跳下,然后几个跳跃跳出了狭窄的洞隙。

“呼……”Peter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绷紧的全身放松下来。他突然想到那个声音,转头盯着那块看上去密闭着的石壁,犹豫了一下然后道:“谢谢你。”

“嗯。”对方淡淡地回复了一句。

“你是怎么看到那个小怪物的?”

“石壁上有缝隙。”

“那么,你也是被龙抓来的人吗?”

“……嗯。”男人沉默了一下,有些心虚地道。

“我们这是在哪儿?”

“龙之谷。”

“那龙呢,他不在这里吗?为什么他要把我们关起来,而不是杀了我们?”

“你的问题太多了。”男人有些不耐烦道。

Peter微微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过了好久后,石壁突然开了一个小洞,原来是男人将上面的石块搬开了。Peter诧异地看着一个金发男人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丟向了他,然后用刀锋般刚毅的侧颜面对着他,还时不时微微抬眼往这边瞄。

像个局促的孩子。Peter有些无语地拎起鱼尾,然后微微笑着看向男人,道:“我叫Peter,你呢?”

男人沉默了很久,才有些悲伤地道:“我忘了。”

“……怎么会?”Peter迟疑了一下,凝重地盯着他“怎么会忘了自己的名字?”

男人低垂着头,缓缓道:“会的,如果你再也不需要它。”

两人又一次陷入了漫长的沉默。Peter看着他悲伤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男人突然打破了沉默,又丢了一小把草药进来,道:“这是治你身上的伤口的,弄碎然后涂上去就行了。”

“谢谢。”Peter对着他笑了笑,然后捡起那把草药,脱下自己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用手揉碎草药抹在身上。伤口不深,但是依然很痛,Peter小心翼翼地涂着。

男人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光裸着上半身的年轻男孩,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你真美……”他情不自禁地赞美道。

Peter手一僵,然后恼火地回头瞪了他一眼,“美?我可是男人,你居然看我……虽说这也没什么,但是太奇怪了不是吗?”

被他一吼,男人有些无措而不安地望着他道: “我不懂……我看鸟,也看鱼,为什么不能看你?”说罢,有些受伤地侧过了头。

Peter无言以对,只能继续瞪着他棕色的大眼睛,然后愤愤不平地给自己上药,嘴里嘟囔着:“亏我还想着给你取个名字……”

男人一愣,然后抬头看着他,想要说话却又不敢开口。等到Peter上完药后,他才小心翼翼,微微颤抖着问道:“Peter,你给我取的名字是什么?”

Peter依然在自己的小情绪中,故意闷着不作声。但当他看到男人满怀希望地看着他,然后在他的沉默中又一次受伤地要转身时,他有些不甘愿地小声道:“Wade……代表着流浪者。”

男人金色的眼中闪耀着光芒,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很好听。”

——————————————————————————————

每次不打tag发消息都没人理我,只能在这发了……你们可以随时私信我点梗(๑•́ ₃ •̀๑)

评论(15)
热度(100)
  1. 居居的眼睫毛wSherry喵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