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Spideypool】Creep(上)(禅毒)

食用说明

1.毒液虫X禅侍(Zenpool)

2.这里的小虫和贱贱偏向于另一种人格,但原有的人格也还是存在的,他们都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才人格改写的。

3.私设:共生体的性格取决于寄主,会随寄主而变化,并且将寄主的性格或情绪极端化。简单讲,善良的更善良,邪恶的更邪恶。

4.这篇文灵感来自Creep那首歌,所以就取名叫Creep啦。

——————————八百粉福利第二弹——————————

(1)

Spider Man第一次和Zenpool相遇,是在一个潮湿阴暗的巷子里。

那时候刚下完雨,沉闷的空气让乱斗后的血腥味挥之不去,连躲在垃圾堆旁的猫都吓得逃走了。满地倒下的人中间,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看上去孤独而暴戾。

他伸手掐住了靠在墙上的金发男人的脖子,丝毫不理会男人的求饶声和绝望的神情,他满心只想着一个死去的亲人,想着报仇,以及赎罪。

“你为什么要杀他?”他冷漠而痛苦地质问着,尽管这问题已经毫无意义。

男人恐惧地拉扯着捏紧他脖子的手,哀求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杀他?他是谁?你到底是谁?!”

他居然忘记了他杀的人!——面罩下男孩的脸顿时愤怒地几乎变了形,眼底浮现出一抹阴影,他几乎快要失去了理智,手指更用力到骨节都分明地凸显出来。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老人,你怎么敢?!!”他用膝盖一下一下猛撞上男人的腹部,红着眼怒喊道:“去死吧!Fuck off!Fuck!Fuck!!”

男人不断地哀嚎着,奋力挣扎,但却丝毫也无法从这个年轻的身影手中挣脱。他恍惚地回忆起了自己在深夜,因为慌忙逃跑而误杀的老人,但他已经没机会张口说些什么了。

就在男人面色渐渐灰白,只剩下一口气悬着时,一个穿着像太极图一样黑白的紧身衣,带着紫檀柳佛珠的高大男人突然出现了。他将Peter的手从男人的脖子上拉开,然后抱住了从失控中稍稍清醒的男孩。

“冷静点,宝贝,杀人可不好。虽然说那个家伙杀了你的亲人,报仇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报仇也改变不了什么。”男人安抚地拍着Peter的背,温柔地说道:“仇恨会让你迷失自己的,如果真的杀了他,你也不会获得平静的。要知道这世间是因果循环的,这些Bad guys自会有他们的报应,你不该把自己的人生搭进去。你要相信,善良的人会有个好的来世,死并不是枷锁,而是人的解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未来……”

“砰!”

“Ouch!”

清醒过来的Peter用蜘蛛力量一把将男人甩了出去,皱眉问道:“你谁啊?!”然后转身一看,金发男已经跑了,就在男人滔滔不绝的时候。

摔在墙边的男人哎呦叫着揉着自己的脖子,但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叫Wade,不过大家都叫我Zenpool。你呢Sweetie?”

“关你屁事。”Peter恼火极了,他感觉共生体又要占掉他的脑子了,这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你放走了他,Holy Shit,你放走了一个杀人犯!干的真好,呵!”

“NoNoNo!”Wade晃了晃手指,拖着长音解释道:“我明明是阻止了一个杀人犯的诞生好吗?要不是哥及时拉住了你,那就是杀生的大罪过啊,你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他妈的关你什么事?!”

“别说脏话,Boy,你听上去才十五岁的样子。你爸爸妈妈没教过你小孩子是不能说脏话的吗?”Wade和蔼可亲地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靠在墙上勉强支撑着自己,心里诧异着男孩惊人的力气。

Peter陷入了沉默中,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我没有爸妈,也轮不到你来教我。”说罢,他转身离去,“别再来管我的闲事,不然下次我会连你一块儿杀了的,Zen——Pool!”

Wade愣着,等到Peter快走远时,他才在身后大喊道:“我们还会再见的……下一次记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他扫了一眼巷子里,躺着一地重伤的人,然后同情地叹了口气走了。

(2)

Peter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他尽量放轻动作地打开门,但还是惊动了睡在沙发上的May婶,很显然她一直在等他。男孩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像是在等着被批评一样,但May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进厨房给他热菜。

“你吃饭了吗?May.”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May婶面无表情回答道:“你那么忙,每天都不知道几点才回来,难道还要我等你吃饭吗?”

Peter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己的晚归解释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只剩下一句,“……对不起。”

他转身要上楼,May看着男孩的背影,突然红着眼眶问道:“Peter……你有多久没笑过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男孩的身影微微一顿,淡淡道:“……I don't know.”他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又垂头说道:“And I don't care.”说罢,迈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不敢回头去看自己唯一的亲人。

May掩面而泣,脱力般地跌坐在椅子上,轻微的哽咽声回响在屋中。

自从Ben去世后,那个从前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男孩,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她一点也不怪Peter,不怪那天他跑了出去,而Ben出去找他却再也回不来。但她知道,她的男孩一直不肯原谅自己,他一直活在自责之中,他无法释怀父母的离去和Ben的死亡。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要如何才能让他放下这一切?她甚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每天在外面做些什么,为什么总是带着伤回家。

May抹不干自己脸上的泪。

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有一天她走了,难道Peter要一辈子活在对逝者的悲缅中吗?

“要是有个人来一直陪着我的孩子该多好……”May哭着向上帝祈祷。

房里的男孩一声不吭,泪水却不断顺着面颊下滑,他就这样静静地在黑暗的房间里一动不动坐了一夜。

他发现自己想不起来该怎么笑了。

(3)

Wade·Wilson其实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他虽然有点疯疯癫癫,整日念叨着爱与和平,但他可不是个没事干整天去维护世界和平的人。

按他的话说,责任越大,越不负责任!

那天碰到大家口中的Spider Man,纯属偶然。天知道,他当时纯粹只是路过……然后就看到了那场乱斗前蹲在墙角痛哭失声的男孩。

他的好奇心总是给他找麻烦,这种时候也不例外。

乱斗时,Wade以为男孩只是想报复那些人,没料到他会下杀手。他甚至还差点冲上去帮忙,直到看到那个男孩非凡的能力后,就待在了一旁观望。

年轻男孩那副难过的样子,让Wade想起了他绝望的从前。同情……这样说似乎不太对,那种感觉更像是某种共鸣,让他下意识地就阻止了男孩杀人。

他不想让男孩重走他曾经的路,血淋淋的记忆让他彻底醒悟,有些伤痛是死也无法磨灭的,你注定要背负它们。

Wade·Wilson第一次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做一个superhero,因为他想拯救那个,像迷途羔羊一样的男孩。

当他们第二次相遇时,男孩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穿着便装,Wade出于好奇就跟在了后面。

最后男孩绕进了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然后敏捷地跳上了房梁,像猎人一般蹲守着。

“Wow!”Wade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孩的小翘臀三秒后,默默捂上眼睛碎碎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喂!你怎么会在这?”Peter明锐地发现了他,然后拉着蛛丝倒挂着下降到地上,用他棕色的大眼睛盯着Wade躲起来的地方道:“我说过叫你别再来多管闲事,你听不懂人话吗?”

“额……哥只是路过。”Wade从角落里走出来,摊着手无辜地歪了歪头,“只要你不杀人,哥什么也不会做的。”

“Wade……你叫Wade?”Peter犹豫了一下问道。“不管你是谁,我劝你别不识好歹自找麻烦,懂吗?”

“不,”黑白面罩的男人固执地摇了摇头,“在你不放弃复仇之前,哥是绝对不会走的。”

“真是烦人……”共生体开始侵蚀他的脑子,将Peter一瞬间的烦躁加剧为暴怒,身体传来灼烧般的痛感。他双手捏住男人的肩,咆哮道:“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谁给你的资格来管我!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骨头破碎的声音清晰传来。

“嘶……”Wade痛得直冒冷汗,但却没有挣扎,任由男孩暴虐地捏碎自己的肩。“哥才不是救世主,哥只是要救你而已。”

Peter手指微微一滞,然后松开了他,“别搞笑了,就算你是上帝,你也没法拯救我!”

“放弃他,你就得救了。”Wade沉重地说道,然后一把摘下了自己的面罩,“看着我,蜘蛛男孩,看看我的脸。”

那是一张支离破碎,满是伤疤的脸。更重要的是,那张脸上流露的痛苦,那双眼里饱含的沧桑……Peter诧异地忘记了言语。

“我曾经得了癌症,被人骗去狠狠折磨成这副屎样子,失去了我的恋人、我的家、我的一切。”男人缓缓道:“然后我像你一样,报仇,杀了那些折磨我的人,在杀掉那些坏人的快感中来找回以前的自己。最后他们都死了,但错的人却成了我,我的痛苦再无处可排遣,我甚至忘记了我为什么要杀人。”

“这就是复仇带给你的东西,男孩。”回忆往昔让他看上去如此地痛苦,“手刃仇人会让你获得短暂的快感,再接下来,就是执念的万劫不复。我不想你这样,像我曾经一样。”

过了许久,Peter似乎才想明白了些什么,茫然地看着停车场的另一端——空荡荡的,没有人。

没有人……那些人骗了他。男孩自嘲般地笑了,眼睛红了。

“你错了,Wade,我不是在复仇。有些人就是该死,杀了他们才是正义,放过他们就等于纵容罪恶。”他冰冷地道,然后射出蛛丝,朝停车场外飞速掠去。

(4)

当Wade在郊区找到Peter和那帮人时,情况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Peter被那群人用电网捆了起来,痛苦地在地上扭动着,黑色的液体在他身上时隐时现地浮动,让他看上去可怖极了。

Wade顿时明白了刚才男孩说的话——Peter给了那些人机会,那些人却给他下套。

他恼火地朝那群正围着Peter大笑的人走去,一拳将一个人打昏在地。

笑声戛然而止。

男人们愣了一下,然后凶神恶煞地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扯住了他的外套。金发男人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Fuck you,敢对我们的人动手,来陪这死小子找死吗?”

“哥来送你们去极乐世界。”面罩下的男人冷笑着道,一把挥开抓着他衣服的手,然后和这帮人肉搏了起来。他真后悔他放弃了他的刀,不然用得着这么费劲吗?!

此时,共生体在Peter的身体里尖叫咆哮着,让他的脑子痛苦地几乎要失去意识。恍惚中,他看到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跑来了……他来这干吗?帮他吗?

他看到Wade愤怒地揍着他的仇人,到最后还是占了下风,Wade始终像是害怕失手杀了人一样,不肯下重手。

有人将刀子捅进了他的身体里,他大喊一声拔了出来,血色在Peter眼前弥漫开来……

他看到金发男人掏出了枪,他要杀了Wade吗……

不,不要……Peter感到一种无力的绝望,就连一直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共生体都已经渐渐平息不动了……

金发男人将枪对准了瘫在地上的男孩,伸手示意旁边的人后退,豁出去一般威胁道:“你再敢动一下,我就杀了他,你死不了不代表他也死不了。”

“试试看。你要是敢开枪,哥保证你会活着比死还难受。”男人摘掉了染血的黑白头套,用那张怪物一般的脸狰狞地笑着,指着自己的脸,用魔鬼般低沉的声音道:“哥会让你比这个样子还惨。”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金发男下意识地大吼着抬手,颤抖地对着Wade开了几枪。Wade每中一枪就微微顿一下脚步,但却带着一身血,步履艰难地走到男孩身前。

当金发男放完最后一颗子弹时,Wade终于将粘在Peter身上的电网扒拉开来,然后不省人事地倒在了男孩身上。

浓稠的鲜血在空旷的郊野开出连片的花朵,奄奄一息的两个人倒在血泊之中,那画面触目惊心。

男人们慌张地逃走了。

(5)

Peter醒来时,Wade依旧在昏迷中,但好在还有着明显的呼吸。他来不及思考为什么Wade还能活着,吃力地从破烂的电网里爬出来,把比他高一截的男人抱到了没有染血的地方,然后疲倦地坐在地上。

男人的头靠在他腿上,自愈的过程看上去痛苦极了。

他以前经常这样吗……Peter有些不忍地用手去抚平男人紧皱的眉,再轻轻抹去他脸上斑驳的血迹。

突然的,一种不可名状的痛苦扼住了他的心脏,共生体开始疯狂地在他脑子里翻滚着,试图夺去他的意识。冰冷而尖锐的刺痛感不断冲击着他,男孩的眸色渐渐暗沉下去。

“每一次都是这样……”男孩望着昏迷的Wade悲伤地道:“每一个在乎我的人,最后都会被我害死,爸妈也是,Ben叔也是。现在连你也因为我变成这样……或许我就是个怪物,只会给别人带去不幸的怪物。”他眼中闪烁着泪光。

“如果不是我,Ben叔就不会死,May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可就像你说的那样,就算复仇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May婶,我大概早就去死了吧……活着有什么意思呢,这个世界,不是我该留下的地方。”

“做个好人有用吗?我给他们机会自首,结果呢?做个像你一样的好人,最后却被自己救下的人伤害,你看,好人总是没有什么好结果。”他的泪水滴落在男人的脸上,“等你醒来了,大概就会远远躲开我吧……”

“对不起,Wade……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为我而受伤了。”

男孩的手中,不知何时攥着一把黑色的枪,是那些慌张逃跑的人落下的。

“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帮我转告May婶……告诉她我爱她。”

他哽咽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额头。

Wade的手指艰难地试图抬起,颤抖了很久,最终在男孩要扣下扳机的前一刻,抬手挥掉了男孩手中的枪。

男孩愣了一下,就看见Wade缓缓地睁开眼,开始剧烈地咳嗽,血不断地从嘴角涌出。他含糊不清地说道:“不…准…死。”他的声音沙哑地几乎听不到,“你的命……是我的。”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漆黑的夜里带来了一束光,奇异的阴影从Peter眼底渐渐褪去。他慌张地抱住Wade的头,颤抖地用手擦掉他嘴边不断溢出的血,“你……你还好吗?自愈能行吗?需要去医院吗?”

“让我睡会儿……别怕。”男人抑制住喉头涌动的血液,握紧Peter刚刚拿枪的那只手,然后安稳地靠在他怀里,合上了眼睛。

Peter张了张口,最终没有说什么,他试图把手从男人手中抽出,但却失败了。他突然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他身体里的共生体从未如此平静过,难道是因为Wade的缘故吗……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静静地守着Wade,度过了这大概是最漫长的一夜。

TBC.

【这几天一直在写这个,但是自我感觉很糟心(T ^ T)……可能各种私设有点奇怪,请大家多多包容o(╥﹏╥)o】

评论(10)
热度(93)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