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鲨美/EC】鲨鲨的寻妻之路-2

食用说明:

1.Charles是人鱼,Erik是鲨鱼,天启是王子

2.灵感来自绫汜太太的图,已授权 

————————————————————————

(3)

    “人类,握住这个。”Charles如清泉一样温和的声音清晰传入天启耳中,尽管他甚至没有张口,而只是抿唇微笑。

    天启愣愣地抓住那根飘来的水草,Charles则拿着水草的另一头,牵引着他朝风暴外围游去。

    Erik危险地咪起双眼,想要冲过去咬断那根水草,然后就听到Charles的声音传入脑中——“Erik,快去救另外那几艘船。”于是他不情不愿地游过去,在那些人惊恐而戒备的注视下,咬住几艘船船头的缆绳,把船拉往Charles的方向。

    “Foolish person…”他哼唧着,磨磨蹭蹭地往前游,有意要让那些人经受几次巨浪汹涌的洗礼。

    然而就在快要离开风暴潮时,一股暗流突然从另一个方向袭来,直接就让在前方的Charles和天启失去了行踪,Erik加快速度向前,却依旧没看到人鱼的身影。

    他焦虑地甩着尾巴,左右四处张望着,身后的几艘船跟着抖来抖去时不时撞在一起。

    “Charles?!查查!!”他急切地喊着,时不时咆哮几声,将周围的鱼类都吓坏了。

    船上的Warren皱起了眉,几艘逃生用的小木船船身都已经有了裂痕,再这样下去他们估计就要淹了。

    “这条鲨鱼什么情况?王子现在也不见了,我们得赶紧回去找援助才行。”他跟灵蝶商量道,灵蝶表示认同。于是他们将缆绳割开,绕过四处游窜的Erik,加速朝岸上行进。

    “No…Charles…你在哪啊?”Erik急得快疯了,甚至没注意到身后的船都不见了,直接转身就朝风暴潮里冲去,在汹涌的巨浪中浮浮沉沉,他甚至威胁住那附近准备逃生的海豚们跟他一起游回去。

    海豚们发出如婴孩啼哭般凄清的尖啸声,它们一遍又一遍呼唤着Charles,整片海域的鱼儿们都陷入了某种不安之中…

    因为这条鲨鱼要发狂了。

    大约是在三天后,皇宫派出的救援搜寻队在一处礁石滩附近发现了昏迷的天启王子和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

    他们将两人都带回了宫殿,天启虚弱的几乎要死掉,而男人却面色红润睡得很沉。人们猜测是他救了王子,于是也对他悉心照料着。

    等到Charles醒来后,看到的就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还有衣着华丽的仆人们在忙前忙后,他们叫来全国最好的医生给他检查身体。

    “我昏迷了几天?”Charles第一句话就开口问道。

    “回禀大人,救援队在风暴的三天后发现您和王子,后来您又沉睡了五天。”女仆解释道。

    那么总共是八天…Charles碧蓝色的眼睛浮现出担忧,他消失了八天,Erik一定急坏了。不行!他必须赶紧回到海里!

    “能不能现在送我去海边?”他一把抓住身旁女仆的胳膊,急切问道。

    女仆愣了一下,回答道:“国王陛下吩咐说,要等天启王子醒后再决定您的去留,此前您只能呆在皇宫里。”

    Charles掀开被子跳下床,身体摇晃着适应双腿走路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变成过人身了。看到他步履阑珊的样子,女仆上前搀扶着劝道:“大人,您还很虚弱,应该再卧床休息几天的。”

    “不…我很好。”他用深邃的双眼盯着女仆,如念魔咒般缓缓道:“带我去王子那儿,现在就去。”

    女仆恍惚着点点头,扶着他朝天启的寝宫走去。

(4)

    风暴潮持续了整整一夜,而那个漫长黑暗的夜晚,Erik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直到八天以后,他万分确定Charles从这片辽阔的海域消失了,那种恐惧变为了愤怒。

    这都是人类的错,Erik屏息潜伏在深海里,他发誓他要血洗那座王国,他要让他们为Charles的消失付出代价!!!

    眼下,只有一个人能帮他,那就是鳐鱼瑞雯。瑞雯除了鱼族的身份,还是为极少鱼所知的海女巫,只有她有办法将Erik变为人形送上岸。

    看到Erik的到来,瑞雯似乎早有预料一般,淡淡道:“你知道那样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Erik。”

    “至少我不像你,这种时候只会缩在这里等待,你不配做Charles的朋友。”Erik龇着牙冷声道。

    “他没有死,他只是被带走了。”瑞雯用金色的瞳孔瞪着他。

    “那我也要将他带回来!”

    鲨鱼的执着让她感到有些无力…“你将会失去你的声音…还将承受永无止境的疼痛,即使这样,你也要去吗?”

    “如果这样能换回他,算得了什么。”Erik望着远方,喃喃道。

    那一刻,他巨大的身影仿佛变得卑微而渺小,在命运面前他是如此的挫败。他弄丢了他心爱的人鱼…

    当第九日的朝阳将整片天空晕染成璀璨的金色时,Erik浑身赤裸地漂浮在王国边缘的海滩上,此时的他看上去与人类别无两样。

    渔民们在要下海时发现了他,惊慌地以为他是遭遇海难的船员,尽管这也不能解释他为什么没穿衣服,他们还是决定救他。

    “他的腰可真长…”他们感叹着,用粗布将他简单穿戴起来,然后带回了渔村。

    Erik醒来时正是深夜,渔民的鼾声杂合着海浪声阵阵袭来,如同某种可怕的诅咒在他脑中回响不息。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然而…他已经失去了声音,只能捂着脖颈一脸痛苦地张着嘴。

    在渐渐适应了那种浑身如被刀割的痛苦以后,他有些恍惚地看着自己人类的四肢,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出小木屋里。

    四分之一的月亮悬在幽蓝色无云的天空中,长长的一束月光辉映在海面上,空气中仿佛撒下了点点星光。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背后是建在崇山峻岭之上的围城。

    他们的故乡就在眼前,他爱的人却被困在堡垒。

    Erik行走在沙滩上,几次因极度的痛苦跪倒在地,他脸贴着冰凉的沙粒,无声地呼唤着他的名字,“Charles…”

    直到寒冷的海风微微刺痛他的皮肤时,他才又清醒一些,缓缓站起身来,继续朝城镇走去。

    “等我…”

TBC.

评论(7)
热度(45)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