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狼队】Free from Abyss(上)(哨向AU)

食用说明:

1.哨兵向导AU(内含大量私设),不了解的小伙伴戳这里科普

2.人物设定:

Logan——Alpha Sentinel首席哨兵,精神向导为狼。
因为能建立极其强大的屏障,所以即使在没有与向导结合的情况下,也经常独自外出进行任务。

Scott——Guide向导,精神向导为猫。
觉醒较晚,后被向导Charles找到,并带到了塔。作为罕见的男性向导,天生精神力十分强大,单兵作战能力也很强。

3.本来是七夕特献,但是开学了产粮无能,没写完…凑合着看吧。爱你们~【比个哈特】

1

巨大的山脉横斜在万里银滩旁,群山环绕之中,金属色的城市落脚在宽阔的盆地之上。那里是哨兵的领地,整个国家核心力量的集中地。

城市的中心是一栋雕刻着奇异图纹,用爱奥尼克式柱身撑起的巨大黑色建筑物。延伸入腹地的飞机跑道笔直地铺开在烈阳之下,将它和整个城市连接起来。

这里正是Scott从小就只在某种神乎其神的传言之中听闻的地方——塔。

Charles穿着白色连帽袍,步履匆匆地走在沿墙向上回旋的阶梯上,年轻的男孩紧跟着他,不时新奇地打量着四周。

他们穿过隐匿在阴影中的曲线型回廊,偶然路过巨大的拼花玻璃窗台,能看到破碎的阳光投射进来,然后淹没于一片黑暗之中。随着阶梯不断地转变着方向,他们先后穿梭过好几个隐秘的拐角,最终到达了某一层,看到了紧闭的静音室。

Charles轻轻将静音室的门推开一条缝隙,潺潺流水和微风的声音从中传来,是让人舒适的白噪音,听起来门后仿佛是另一个仙境。

他们轻手轻脚地踏进房间里,Scott惊异地听着白噪音在耳边流动。纯白色的布景下,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盘腿坐在中间,闭着双眼,他的身后隐隐有黑色的狼影在浮动。

那是Scott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哨兵,而且还是强大的Alpha Sentinel,首席哨兵。

初次见面,三米开外的距离,Scott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身边支撑起强大的屏障,甚至看见他时隐时现的精神向导。本来在静音室里,哨兵是不需要开屏障的,大概是察觉到有人进来了吧。

“Logan…”Charles站在男人身后温和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很轻,试图将他从精神图景里召唤出来。

过了一会儿,Logan缓缓睁开了眼,眉头微皱地看着他们。

他看上去很疲倦。这是Scott看到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的第一想法,然而当他们成功对视时,Scott感到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扼住了他的心脏。强大。这是Logan留给他的第二印象,他就如同他听闻的那些传说里战无不胜的黑暗哨兵,每一个眼神都能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正当男孩感到窒息时,Charles释放出了自己的向导素,让充满敌意的Logan稍稍平息了下来。见机,他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Scott,示意他说话。年轻男孩反应过来后,礼貌地伸出手,有些拘谨地笑着道:“长官你好…我是Scott Summers,圣所新来的向导。”

Logan朝他点了点头,却直接无视了他还伸着的手,转而看向了Charles。Scott愣了一下,内心有些不痛快,但还是有些尴尬地将手放下了。

罢了,大概这些哨兵都有点自以为是吧,听说Charles的伴侣Erik也是特别自大狂妄的人呢。他自我安慰道。

“这就是上级要你带的那个新人,要不…你们先聊聊?”Charles友好地提议道。

听闻是自己的小跟班,Logan侧过头,又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Scott,然后道:“不用了,让他先出去吧。”

Scott默默松了口气,讲真,他一点也不想和这家伙单独谈谈什么的。最终,在Charles歉意的眼神下,他以近乎是雀跃的步伐走出了静音室。他不知道此时,Logan正注视着他的背影,并且有些不快地仰起了下巴。

“为什么?”Logan冷漠地问道。

“过两天有个A级任务,你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所以上面决定派个向导跟着你。”

“任务是什么?”

“地点在雾戈森林,目标是剿灭一支侦察兵小队,大约二十人。情报上说都是普通人,没有哨兵和向导。”

“没有?”Logan锁紧了眉,“但愿如此。”

“听着,Logan。”Charles补充道:“Scott这孩子,虽然刚进圣所不久,但是作战能力很强。如果情报有误,你得信任他,相信我,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是吗?”Logan漫不经心地嘲弄道:“他最好到时候别让我去救他。”

Charles扶了扶额,有些无奈地笑笑,“别对他那么冷漠。”

2

两日后,圣所的生活区。

Scott穿着黑色的格子纹睡衣,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刚刚闯入他房间的不速之客。

“动作快点,我们该走了。”全副武装的Logan用右手手指敲了敲左手手腕,提醒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Scott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是放空了一会儿,然后头就慢慢垂了下去…

“臭小子…”Logan皱眉走过去,想一脚把他踢醒,却又转瞬间想起来Charles最后那句话——别对他那么冷漠…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控制住蠢蠢欲动的脚,转而伸手揉了揉男孩凌乱的头发。“快起来!”

感受到头顶温热的触碰,这下Scott是真的醒了。他睁开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有些回不过神来。

…首席哨兵摸了他的头?

然后他就这样恍恍惚惚地换好了衣服、洗漱、收拾装备,跟着Logan朝塔外走去。

“听说你们哨兵的触觉异于常人,你不会觉得我的头发很扎手吗?或者很油腻?虽说我昨晚洗过头了,但晚上有点热,我可能出了很多汗…”

“闭嘴,你太吵了。”Logan看了看自己的手,带着几分嫌弃的口气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Scott忍不住偷偷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然后换个话题继续问道:“为什么A级任务就我们两个人去?”

“一群Mute而已,你怕了?”

“才没有。”男孩反驳道:“我单挑五个都没问题,等着瞧吧!”

Logan勾起嘴角不语,眼里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笑意。

走出黑塔最外层的围墙,眼前铺开一条宽广的泊油路,路的两侧是精心修整过的大片大片的绿茵草地,不远处停着一辆画风突兀的铁皮卡车。

卡车的车灯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全都支离破碎得不成样子,不知多久以前上的白漆也脱落了一片片,露出金属的身躯。轮胎上方的翼子板原先是白的,不知何时溅落的淤泥留下一片斑驳的痕迹。

“这车看上去真是饱经风霜啊!”Scott打趣道,试图找点什么话题来再度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然而Logan还是没有回应他,径直朝那辆车走去,然后坐进了驾驶座里。

“原来这是你的车啊…”Scott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当他站定在那满是灰尘的车门前时,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问道:“那个,要不坐我的摩托去吧?速度很快的!”

Logan点着了手中的雪茄,叼在嘴中,深吸了一口,然后微微皱眉看着Scott。他能清晰地感觉到Scott身上蔓延开来的令人安心的向导素,男孩的向导素在支撑着他的屏障,因长期过度使用而匮乏的精神力在此时充裕地让他几乎想叹息。

看起来他们的相容性极高。Logan终日以来狂躁不安的情绪平静地像一潭静水,甚至还有些愉快,这是他未曾预料到的,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此时他眼底倒映着的男孩的身影。

他又拿起雪茄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了个烟圈,打开车门跳到地上。“走吧。”他淡淡道,手指微动弹了弹烟灰。

他们又绕道回到了塔里的车库,Scott的银灰色摩托放在靠门口的边缘,显然是最近才停进来的。那辆摩托车身很长,足以坐下两个成年男人,但是摩托的两侧可没有扶手这种东西。

Scott坐在前面,带好头盔,然后回过头笑着问道:“我说长官,你真的不考虑抱住我的腰吗?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开你的车。”Logan不耐烦道。

“我这是为你好,等会儿别怪我没提醒你,这车很快的。”Scott说着便发动了引擎,刻意将速度档调到最高一档。等两人坐好后,车子咆哮一声朝车库外飞驰而去,快得空气中只看得到残影。

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Logan在要被甩出去的一瞬间猛的向前一倾抱住了Scott,身体紧紧地贴在他背上。引擎的轰鸣声带起一路飞沙走石,风如急刃般划过Logan的脸颊,刺的人一阵生疼。

Scott有意识地掩饰自己因被抱紧而发红的耳尖,他在风中大笑着道:“我告诉过你了,很!快!的!”

“Shut up!”Logan在他耳边低吼道,然后微微弓起背,将额头抵在男孩的背上,以缓解在高速运动的气流中的不适感。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别人靠的这么近,却没有厌恶难受的感觉。或许是因为Scott帮他建立的屏障降低了他的五感,又或者…是因为这家伙,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就这样,两人一路上各怀心思,在临近傍晚时终于到达了雾戈森林边缘。摩托车停靠在公路外沿,接下来的路,他们只能徒步了。

3

夜晚的森林很美,月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洒下,游弋在落满枯叶的地上。抬头时,星空斑斓一片,耳旁回响着长音节的虫鸣。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是个比他还高上一点的肌肉男,Scott会觉得这一刻是浪漫的,虽然有任务在身,但至少还能享受一下深夜小树林的神秘与寂静。

他一边注意着脚下的路,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着Logan的背影。一看,目光似乎就收不回来了,他不由自主地将视线顺着那肌肉紧实的背部滑向男人健壮的手臂——刚才一路抱着他的手臂。继续想下去,紧接着是怀抱,温暖的怀抱,他似乎还能感觉到男人喷在他背部的鼻息,一下一下,像是羽毛轻轻扫过在撩拨着他…

“Stop!冷静…呼…冷静…”Scott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平稳一下有些错乱的呼吸,他都在想什么啊上帝!真要命!

Logan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事…一只虫子而已。”

“动静小点,”Logan警示道:“在这种时间这种地点,你永远也不知道敌人是不是就在你旁边那颗树上盯着你。”

“是,长官。”

【TBC.】

评论(11)
热度(83)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