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贱虫,杂食。微博:Fassvory

  Sherry喵  

Dear Prof.X,

    今夜依然是格外漫长的一夜,帐篷外的虫鸣声吵的让人烦躁,不过这也还好。更令人糟心的是Logan,他伤的很重,自愈效果看上去也很糟糕,我甚至担心他能不能撑过今夜。

    突然就想到了很多事。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泽维尔学院见到你,你坐在轮椅上,给孩子们讲课,那时的一切都是如此平和美好。你欢迎我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和我一样“不寻常”的孩子们,那时候我想,我终于找到了归属。

    第一次见到琴,她坐在湖边的树下看书,阳光映着她恬静的侧颜,令那时的我怦然心动。谁也想象不到,她有多么强大,还如此坚强。

    还有第一次见到Logan。他用像野兽一样戒备的眼神看着我们,胡子拉碴,仿佛从哪座深山里爬出来的山顶洞人。我本以为这世上不会有人对你露出这种眼神,毕竟你长着一张圣人的脸,扮演的又总是教父一样的角色。

    某种程度上,你就像我们的父亲,甚至超过了一个父亲的角色,这也是我总是选择向你倾诉的原因。就像你总说“即使有头盔你也能明白万磁王在想什么”一样,无论我掩饰地多不明显,你总是能轻易察觉我的情绪,然后善解人意地帮助我。

    你一定记得琴离开学院那天,最后拥抱了我,事实上她还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会有人一直守护着你的,Scott,就像你守护我那样。”

    那时候,我以为她说的那个人是你,但渐渐发觉并不是。你当然守护着我,教授,但你也守护着所有的变种人,甚至是全人类。而琴所说的守护,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对她的感情并非你对我们的感情。

    我也知道她所说的人是谁了,这再明显不过,一直留在我身边的只有Logan一个人。尽管如此,我始终不明确自己的心。就像琴最终离开了我们一样,我知道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开Logan,各种意义上的离开。

    琴离开后,我始终认为爱对于我来说是奢侈的,对Logan来说更是如此。我不能确定我所给予他的感情,包括我们并肩作战的默契,包括喝酒谈心时的信任,也包括不停的争吵与争执,我不确定这感情是什么。

    对我来说这并非一段普通的友情,可我不想让它成为别的,我不想让它改变,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改变。

    Logan始终把我当一个亲密的好友来对待,但我却无法忽视他时不时向我投来的深邃难解的目光,无法不去想每次执行任务时他执意挡在我面前,一边惨叫一边朝我不在意地笑。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成了这样呢?

    我试图和他谈心。可不得不说,他的酒量比我好太多,所幸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然他大概又要狠狠嘲笑我很久。可即便喝醉了的人是我,有一天我却意外地听到了他向我吐露心声。

    灯红酒绿的世界,一片喧闹,记得那时我有些昏昏欲睡。

    “关于我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Logan.”我大概是这样问的吧。

    他看着我说:“Scott,一个人如果不会死,像我这种,习惯对他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Dude,我对你来说,只是一种习惯吗?”不知为何,这个答案让我有些伤心。

    可过了很久之后,他又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Scott。”他向我坦白了某个真相,“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你了。”

    “对我来说,我已经学会了在你身边苟且度日,也习惯了沉默着看你,站在你面前替你挡刀。就算不可能满足于此,对我来说这样就很好了,至少并不孤独。所以…你不用担心,在你未来的人生里,我只会是你最好的朋友,什么也不会变。”

    他坦白了,却又说做一辈子的朋友。我当时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见鬼的,这似乎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但那一瞬间我却想否认这一切。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爱他,以一种自己都不明白的爱,也不知道该不该承认我也习惯了有他在的生活。

    那时我脑中一团糟,甚至开始了胡思乱想。

    我想着我们老了的时候,天天拌嘴的样子。他或许不会老太多,我却会变成白发苍苍,皱的干巴巴的老人。他肯定会一边嘲讽我老无用,一边继续照顾着我,或许那时你也还在,琴也会偶尔回来看看我们,谁知道呢?
然后我就想到了死亡。

    死亡,这终究是故事的结局,我们终其一生,最后或许就成了泽维尔学院绿茵地上的一块墓碑,这没什么。可是,Logan也许只能拿着酒,每年站在我们面前痛饮一两口,说着我们听不到的话,然后想办法继续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而不是像行尸走肉一般。

    虽然Logan的记忆还没找回来,但这样的事大概不是他第一次经历了,我始终无法想象他是如何支撑自己活着的,是靠着偶然的失忆吗?换做是我,大概是做不到的。

    我动摇着,如果我回应他这份难以捉摸的感情,算不算是另一种残忍。因为这世界本该是相亲相爱的人们一起走着,然后到达终点,可他永远都只能在旁边看着,目送所有人的离场。

    那天之后,我们依旧如常,做彼此最好的挚友,做彼此最值得信任的后背。可那些话仿佛成了魔咒,让他不再倾吐,让我不得安宁。我开始在战斗中失神,尤其是当他一如往常替我承受那些攻击时,我心里竟是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担忧。这样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你应该也发现了吧。我想我大概是疯了,你觉得呢?

    我不想再给他拖后腿了。或者说,是我做出抉择的时候了,坦诚我的心意又或分别。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心绪不定,而我又始终无法不去顾忌那些关于未来的猜想,向他表明我的想法。

    我想今夜之后,他会好起来的,并且也知道,终有一天,他也会死去。你曾说过,一切都有结束之时,但那要多久?那样的日子,和他如今所谓的“苟且度日”相比,会不会更加折磨?

    这些,也许你也不知道答案,我无法再多想下去。或许他早已明白我所想,我爱他,只是有些时候不需要开口,不开口才能心安理得地就这样下去。

    无论如何,现在只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晚安教授,好梦。
            ——Scott

(莫名其妙写的一篇文,气都没喘想到啥就写啥了…Hmm…还有3天解放,高三的小天使们高考加油!)

评论
热度(13)
© Sherry喵 | Powered by LOFTER